綦江天气:
重庆市綦江区人民政府
当前位置:法制课堂 > 案例释法
 
在群众监视下完成入户盗窃不影响盗窃既遂成立
重庆市綦江区公安局   http://gaj.cqqj.gov.cn   来源:本站   责任编辑:系统管理员   2015年6月23日 0时0分

案情

2013年12月7日14时30分许,被告人花荣见82岁独居老人陈某某家二楼窗户未关,即翻窗进入,被邻居尹某看见。尹某打电话报了警,并与另一位邻居郭某守候在门口。14时40分左右,花某窃得现金377元和价值172元的香烟三包出来后被尹某、郭某抓获,二人从花荣口袋中搜出匕首一把。

裁判

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,花荣携带凶器入户盗窃他人财物,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。花荣已经着手实施犯罪,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,系犯罪未遂,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。花荣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依法可以从轻处罚。以盗窃罪判处花荣拘役5个月,并处罚金1000元。

一审宣判后,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正确,但适用法律错误,量刑不当,提出抗诉。理由如下:(1)花荣携带凶器入户窃得被害人财物后走出房门,其盗窃行为已经实施完毕,系犯罪既遂。原判认为花荣犯罪后即被守候群众抓获系犯罪未遂,属于适用法律错误。(2)被害人陈某某系82岁独居老人,花荣携带凶器入户盗窃,其行为具有较大社会危害性,一审法院仅对其判处主刑拘役5个月,没有充分考虑花荣的犯罪情节、主观恶性、和社会危害性,量刑不当。故提出抗诉,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支持抗诉。

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花荣非法进入被害人家中窃得形状、体积较小的现金和香烟放于口袋内,走出房门后已取得了对被窃财物的控制,而被害人则失去了对被窃财物的控制。花荣不仅实施了入户盗窃行为,且已实际窃得财物并离开被害人住所,其行为系入户盗窃既遂。原判认定事实正确,但认为花荣系盗窃未遂,适用法律错误;对花荣判处主刑拘役5个月,量刑不当。二审法院改判决花荣有期徒刑8个月,并处罚金1000元。

评析

2011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对《刑法》第264条规定的盗窃罪进行了修改,增加了“入户盗窃、携带凶器盗窃、扒窃”等事实情节。就入户盗窃而言,处罚的重点是“入户”这个情节,即在盗窃数额达不到普通盗窃的入罪标准时,以盗窃的手段行为“入户”作为犯罪构成要件。

盗窃犯罪是财产犯罪,是结果犯。关于盗窃罪的既遂标准,理论上有接触说、转移说、隐匿说、失控说、控制说(取得说)、失控加控制说。应当认为,只要行为人取得(控制)了财物,就是盗窃既遂。在行为人为了实施盗窃而入户的情况下,只有当行为人取得了被害人的财物,被害人失去对财物的控制时,才能认定为盗窃既遂,即在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将“入户盗窃”增加规定为盗窃罪的入罪条件之后,也应以行为人取得财物作为入户盗窃既遂的标准。

本案作为一起入户盗窃案件,其特殊性还在于被告人在群众的监视下实施了入户盗窃,后被人赃俱获。对被告人的犯罪形态应认定为既遂还是未遂,如何评价本案被告人的犯罪形态,检察机关和一审法院持不同意见。

一审法院认为花荣系盗窃未遂,主要理由是:花荣在实施盗窃行为时已被周围群众发现并处于监控中,虽然之后他完成了盗窃行为,但是被害人对于被窃财物没有失去控制,且最终花荣被人赃俱获。

笔者认为,当花荣进入被害人家中窃得形状、体积较小的现金和香烟放于口袋内,走出房门后就已取得了对被窃财物的控制,而被害人则失去了对被窃财物的控制,财物所有权已受到实质侵害。虽然花荣在实施盗窃的过程中被群众发现,之后处于群众的监视之下,但是群众在户外的监视并不能替代被害人对财物的控制;虽然最终花荣被人赃俱获,但是并不影响之前他已取得了对被窃财物的控制。综上,花荣不仅实施了入户盗窃行为,且已实际窃得财物并离开被害人住所,其行为系入户盗窃既遂。鉴于花荣具有“携带凶器盗窃”、“入户盗窃”两个事实情节,且被害人系独居老人,其行为具有较大的社会危险性,二审法院认定花荣系盗窃犯罪既遂,改判处其有期徒刑8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。

本案案号:(2014)闸刑初字第215号,(2014)沪二中刑终字第285号

案例编写人: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  沈言

 

 
 【纠错】 【打印】 【  】 【关闭
重庆市綦江区公安局-网站固定模块

重庆市綦江区公安局版权所有! (C) 2016
地址:綦江区綦江区古南街道 电话:023-4867xxxx